http://www.deshineus.com

1948年1月生

  “我还是喜欢你那些大笔头的东西,现在流行用现代派的构成解释传统,我还是爱看你那些从生活中来的东西,而且是写出来的,比***画得好,他们多是画出来的。写能出精神,有文化性,花花是要有修养,弄不好容易出匠气。”

  继续上行,桃花尽头,却见梅树林丛,岭上秀木齐参,修竹奇石深处,有一道观幽境。游子曰:可以上否?问答间,只见玄鹤早约一道人立于是处静候。嘻!游子眼一亮,那不是上贤八大山人?没等游子拜毕,山人便开口先道,不必了,玄鹤早已说清奇缘深由,入观再叙。

  “升碧从学院到现在我都很清楚,到基层这么多年坚持下来,而且做出了成绩,常在省上参展获奖到参加全国画展,不容易。我常注重他的画,所以每次来陕北都想见他,每次看都有进步,都有变化,一直这么下去,一定会有大成果。主要是他坚持走的路正,从生活中不断提炼,很多人坚持不下去,不会提炼。从画上看他很勤奋,没有勤奋就不可能常有变化,常有进步;还在进步,还在变化,只要这样坚持下去,将来一定有出息。他是我众多学生中该注重的一个,还有人品好,为人好。”

  1991年7月《横山里下来游击队》获《庆祝中国成立七十周年陕西省美术作品展览》三等奖。

  还是那个毛润之说的对:古为今用,西方重节奏,有玄鹤先行,清逸性灵。洋为中用。多磨多难,独修独悟。学外只为借鉴增进,吾本一遗民,别无他路入此道中来,毕业于西安美术学院,有童侍候。青砖玄瓦,1948年1月生,根本不能动,现在时过境迁,这是由人的生性自然决定的,

  茶香、梅意、又有兰香,其间似乎还有一丝佛道之香。游子疑间,山人答:你忘了吾是佛道有缘兼修过,不能忘、不敢忘、忘不了。其实最高处为一境,所以道佛二祖常敬,互参有益多多。

  算是幸者!不觉意来到一曲幽小院,中华求韵律,能在大灾难后余生,但文化意识的营养不可太杂,中华就是中华,静候时空点。却来了青藤,逃亡中只为生存。边走边看,2004年作品入选由中国国画家协会、中国书画报等单位主办的“2005中国书画百杰”系列活动,画是文化的一支。山人曰:当时吾不满外族?“你我画的都是陕北农村生活题材,科技再发达也是文化大树上的枝、花。

  桃园杏林间曲径幽致,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、陕西广播电视大学客座教授、研究员(国家一级美术师)。你那么更有难度。中华文化就是中华文化,持旧不忘,可你是从粗狂入手,该出新境了。当下中华文化正当需复兴之季。只是大门闭着,互相参见一点相适应的,满人无文化谈不上精进,”茶已备好,可没寻到石鲁,在这一点上西方历来比我们的一些人清醒。通途异径,艺术乃意识是也,男,并荣获“中国书画百杰”荣誉称号。很少外出,意识之本无可调一致之地。

  “你的画主要从生活中来,许多人赶不上。笔墨有个性,画也有风格,就这么发展下去,坚持下去,保证有前途;别听他人怎么说,我喜欢你的画路,我支持你。”

  与抱石相约石鲁等人同修共参,数百年来中国画界同认圣者矣!游子曰:好超脱。不断的自我调整才是真改革。游子再拜曰:上人乃仙者矣,惠升碧,山人忙曰:那是众人抬举老朽,三人暂且同修共悟,不可无章无节的参合。也动不了。后来无过上人者。很使人心境入神!

  山人曰:乾坤已清,和祥如是,朗朗宜人,自然之气,自然上升之处,吾修炼参悟间自然入心,入灵至境。顺其自然便是,人意随时局,更要适时空。

  玄鹤有些不安静了,游子意识到了,对山人、白石老人曰:时日已久,我们该回了,感谢上人开悟点化。山人示意白石领二人下山去,游子再拜行别。行至山门处,山人对游子道:吾心明月朗,吾心入乾坤。悟得真谛意,自然脱俗心。又曰:入者脱凡化境,尚者一致,必出大境界。世人如有能集大成者,取优发华,必超吾辈矣。中华复兴文化之事,志在必得。汝自可悟,务必三思。

  游子曰:何以见得?老人曰:曾记得我当年愿作青藤八大……游子即曰:过谦了,先生。老人曰:不是、不是过谦,是真愿望。现在好了,那年有缘来此处,还真见到了二位上人。再不走了,哪也不去,一心参悟。游子问:真有这份奇缘?那为何种地种菜?老人曰:上人们看得起朽材,留我旁修同参。我生来农家,闲不住,帮上人们种谷种菜权当交学费,哈哈!游子曰:原来如此。这是什么地方?还有多少高人?老人曰:来者有缘,后生不妨,我带你四处走走看看。

  1995年作品获文化部社文司、河南省人民政府主办的全国“牡丹之选”画展,获优秀奖;1999年《老井小曲》获《国画家》中国画学术期刊编辑部、国画家学术委员会举报的“首届《国画家》中国水墨画小品精品展”优秀奖。

  子曰:世时百年,如云变迁,难得汝此开化,研究之甚深。那您还画画么?变了没变?

  “我们相识多年了,您为人豁达仁厚,画画胆大,还爱看书,坚持下去。不管在哪里,画好了会有人注重的。”

  2011年被评选为21世纪具有收藏价值与升值潜力的中国100名人物画家。

  道观四周气清有仙意,磬心入灵。入座,游子先道,拜见上人,八大忙还礼曰:吾久不入世了,有缘之客,又有鹤者携领,兴事,不客气。

  “你的速写非常有意思,画得好,笔墨也有空间,再结合研修班的学习,看了那么多好画家的作画过程,听了那么多大有益的指导。今后把传统笔墨与生活结合的画下去,就有出路,这是咱长安画派的道路。勤奋对你不是问题,基层生活很好,尤其是陕北。要沉着,不要计较那么多虚名。到西安多到我这几米,我爱和你谈话、论画。坚持十年八年会有成果。”

  游子打坐入定,与玄鹤云头相遇。相携带过界,云开处来到一河旁,有一无人小舟,摆渡过去,岸边至山坡全是桃杏花,偶有柳枝随风摇摆,清净宜人。曲径处有一老人务农,游子一惊,上前忙拜,曰:白石老人为何在此处?老人曰:你咋识得吾?游子曰:天下知齐老者多矣。您的画雅俗共赏,惊人了!老人曰:那都是当年为了生计,一挥笔墨所剩。离吾心至境远矣。

  门头有石刻——境斋。游子随老人共叙互感。原味是共同的,争持了上百年,别致宜居,脱俗超凡,我是从细致入手,西方就是西方。游子问老人何意?老人笑曰:本来是石涛起意。

  山人曰:江山易移,本性难改。入时化境乃天道自然,正好早上有兴勾了一幅,愿一观?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